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经》杂志

中国投资理财第一刊

 
 
 

日志

 
 
关于我

声明: 本博客刊载图文版权由《钱经》杂志及相关著作者共同所有,任何没有获得直接书面授权,擅自刊登摘编,即视为侵犯著作者权益。转载请注明来自《钱经》杂志及作者等相关信息。

网易考拉推荐

断裂的信用(节选)(中)  

2010-10-12 10:32:48|  分类: 封面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用论   中国社会的信用迷失

 

    信用现在是社会病,信用和当今社会的众多矛盾互为因果,断裂的信用推高了社会运营的成本,不再信任会改变社会关系和人际生存方式,也是当今社会诸多侵略式和掠夺式事件发生的根本缘由。他们以自我安全为最初诉求,却践踏了其他人的生存底线。不信任的结果最终是对立,而对立是当今社会阶层矛盾的焦点和最普遍的表现方式。


    让我们听他们说……

 

信用状况到了历史最糟糕状态

朱大可    著名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

 

    “我们逐步从信仰危机、经过信念危机,到达了信任(信用)危机的阶段。这其实就是从精神危机到伦理道德危机的过程。”

 

    有朋友问我,良好的“社会信用”应当是什么样子的?在我看来,钱和其它有价物,是世俗社会衡量信用的基本象征。社会信用的理想状态,是某公民可以把钱或黄金借给其它任何公民,而无需对方留下借条之类的证物或抵押物。这当然是一种完美的乌托邦状况,它是许多人的梦想,但跟现实还有遥远的距离。


    就目前的日常信用而言,中国已经到了历史上最糟糕的年头,但似乎还会进一步恶化下去。我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意见: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们逐步从信仰危机、经过信念危机,到达了信任(信用)危机的阶段。这其实就是从精神危机到伦理道德危机的过程。信用是支撑现代社会的基石,信用体系一旦崩溃,社会就会面临解体。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集体缺失社会诚信的现象?其主要原因,是政府官员滥用公权力,掩盖事实真相和拒绝承担公共责任。这场渐变在2008年有一个里程碑式的标志,那就是贵州瓮安的“俯卧撑”事件,它是政府诚信危机的重要开端。此后,经过陕西“周老虎”事件、云南玉溪的“躲猫猫”事件、湖北巴东邓玉娇事件、上海黑车“钓鱼”事件、浙江杭州的“七十码”事件、阜阳白宫举报人“被自杀”事件、以及河南的曹操墓事件等等,政府诚信危机变得日益严重。政府官员的行为,具有最大的示范意义,它撬动了各行各业的信用危机,从文人和明星诈捐、学者和教授抄袭,到食品掺假投毒,中国已经变得满目苍夷。当然,缺乏宗教信仰、过度崇拜金钱、应试型教育的泛滥成灾、伦理价值的整体性瓦解,也是加剧信用危机的重要因素。


    相比而言,西方现代国家大多数属于诚信社会,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拥有强大的宗教(基督教和天主教)信仰背景、良好的伦理教育体系,以及完善的民选制度。诚信已经成为个人生命的一部分。丢失信用,就意味着你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


    我曾经在澳大利亚居住过,那个国家拥有一个完善的全国信用管理机构及其信用资讯网络。假如你拖欠煤气和电费达一年以上,或者偷逃税款,哪怕只有一块钱,你就会被皇家信用委员会纳入“黑名单”,进入全国电脑联网体系。一旦你到银行贷款、开公司、或从海关出国,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额度高的话,还会遭到起诉和刑罚。你一旦失去信用,你一辈子就玩完了。零信用或负信用的资讯,就会紧紧尾随你,成为你此后一生的最大悔恨。当然,如果官员和议员丧失诚信,那么他将面临的,是解职和被选民唾弃的下场。
全面建构有关信用的法律规范,是捍卫信用的重要途径,但就目前而言,中国还缺乏这方面的法律细则。但信用终究不是法律问题,而是伦理问题。在这方面,西方国家提供了良好的经验。比如,成立国家信用委员会,根据你的信用情况来决定你的就学、就业、职务升迁、贷款和旅行等等。但建立这种体系,应当具备三个基本条件:第一,资讯必须十分精准,否则就会因为误判而侵犯人权;第二,资讯的查询必须非常方便;第三,对违规者有良好的监督和惩罚制度。


    但中国目前并不具备这三项条件。在政治信用方面,官员选拔跟民众的看法无关,而是取决于当事人跟上级的关系;在商业信用方面,目前的状况是:信用资讯十分混乱、资讯网络彼此封闭。中国各大银行保留的客户资料,经常出现错误,不是严重过期,就是被张冠李戴;不仅如此,各银行之间、银行和服务行业如煤气、水务、电力、电讯、海关、工商管理、税务、乃至接受捐款的基金会之间,彼此封闭,根本无法联网,这种状况导致个人信用无法被准确快捷地加以核实。所以,在中国建立信用资讯体系,几乎没有可操作性。这意味着,我们还将长期生活在信用黑暗的时代。


    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对未来抱有期望。应当把变革的空间留给年轻一代,让他们去矫正这个可悲的现实。但对他们来说,在努力重建诚信社会之前,必须学会“把信用视为你的最高尊严”。这是走向新世界的门槛。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无法奠定信用社会的基石。

 

信用缺失是制度问题

彭凯平 清华大学心理系教授伯克利加州大学心理学系终身教授

 

    “中国社会遇到很大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不是信用问题,而是贫富差距、是发展的问题。说中国人不讲诚信,更多源于制度设计上的缺陷。”

 

    从心理学角度,信用影响到我们的认知、情绪和行为。而在认知方面的影响,很重要的是责任感。信用是建立在一种负责任的基础上,包括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负责任。关心自己声誉的人,都是负责任的人,在某种角度上,与个人发展的成熟度和地位发展等级程度都有关系。


    另外,从经济学角度来讲,信用是降低交易成本的一种金融交易方式,是社会成熟的一种表现。我以前就提过,愿意申请个人信用其实是有责任感的人,同时也是有信心的人,对社会发展有信心。现在,我们全社会普遍地信心缺失,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形成公民社会的思想和精神,没有责任精神,都是依靠政府。从情感上,信用包含着心理的依恋、寄托和追求,与人交往时,信任是一种情绪反应,我们对他人有积极、乐观、开朗的态度。信用制度其实是乐观精神的表现,并在社会产生共鸣。

 

    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更没信用


    我们有个误解,西方的讲信用程度比我们中国人强,但我觉得西方人比我们强的地方是在制度设计上。西方人认为人在本性上有弱点,有自私自利的需求,考虑到人的最坏本性,西方设计出很多制度限制和平衡这些弱点。


    我们中国人相信人的觉悟性,相信自己的内在美。某种程度上,在制度方面,我们的漏洞太多,而当人出现问题的时候,又责备个人。中国出现腐败问题,我们怪贪官。其实不是贪官,是制度的问题。如果体制不限制,贪官是永远抓不尽的。


    中国社会遇到很大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不是信用的问题,而是贫富差距、是发展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才慢慢变成信用的问题,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出现的。我不太认为中国人不如外国人,不讲诚信,其实是制度设计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政策制度应建立在现代社会科学上


    中国才刚刚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前并没有过多关注。只要中国社会认真关注这个问题,会创造出比较好的经济信用社会和诚信社会。我很有信心,我们国家在道德教育上有漫长的历史。


    而如今,我们的道德教育中空的、假的、虚的、大的东西太多,具体的、实用的、个人的、行为的太少。社会的政策并未促进人类善良和积极的方面,我们现在是使用高压来对付人。法律不是保护人,而是惩罚人,希望达到震慑的效果。政策制度建立在了法家基础上,而非现代社会科学。


    我最近做的研究发现,好的行为是有感染性的,道德是有感染性的。人类学的发展,其实很大程度上不是经济学家所说的自私自利奋斗出来的结果,而是一个团体互相促进、互相依赖的结果。某种程度上,对他人诚信的期待,有可能变成一个循环,变成一个积极社会。


    在原来的社会关系中,族群有自己的道德规范。在后工业化社会,你所面对的人和社会的反应对你可能没有太大关系,人的道德制约感在下降。你有很多的博弈,某种程度上与其他外部群体的博弈,如果不讲信用,可能更能得到好处,而且目前社会对这些新现象又没有好的道德行为规范。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是新的技术新的人类生活方式造成了人的道德降低。其实,从个人角度看,社会信用缺失是会伤害他的。

 

    社会信用问题更重要


    一个人信用形象缺失可以补救。在经济学上,有“SECOND CHANGE”,宣布破产后,可以重新开始。从社会学和心理学角度讲,更容易做到。你得有明确的自我认识,你得知道自己有信用缺失的问题。人不愿意正确认识自己,很爱找各种外在理由,把事情说成与自己没有关系。


    不要把自己的利益判断作为标准,要考虑到其他人。自己其实就是他人眼中的他人,我们容易想自己和他人不一样,不对称了,其实自己和他人是一样的。要突破自己。


    另外,也要有环境支持,身边的人能够帮助你,帮你修护和建设信用。信用形象的修补比我们想象的容易,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可能,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承认错误,一个健康的社会,是能够给人第二次机会的。


    个人信用形象的修护,更需要靠重建社会信用。社会的作用超过了个人。说个人过多,忽视社会问题,可能没有抓到最本质的问题。不是说个人信用现象不重要,而是说社会信用更重要。


    要突破文化的局限,中国人想问题总是认为有一个根本原因,要抓住“纲”,这是个误解。也许很多事情并没有根本原因,而是由很多小的原因组成的。我们应该花时间去解决小的原因,小的原因解决了,体制也就完美了。


    美国社会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讨论信用沦落现象,经过20年解决了这个问题。但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快,也许过5年信用水平就能赶上美国,也有可能在2050年才能达到这种水平。


    美国也出现新的问题。这次金融危机就是对美国商业社会信用的严重打击。美国人一直认为他们的资本主义体制、信用体制、商业体制充满自信,但90年代末,他们商业代表人物开始言行不一致了。新问题体现在资本的流通、金融的创新,这都是新事物,人类社会没有接触过。凡是新事物,对我们都有风险,风险之一就是这个失信的风险。美国出了问题,就开始纠正。


    中国社会出了问题,也是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经过纠正后,会变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钱经》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