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经》杂志

中国投资理财第一刊

 
 
 

日志

 
 
关于我

声明: 本博客刊载图文版权由《钱经》杂志及相关著作者共同所有,任何没有获得直接书面授权,擅自刊登摘编,即视为侵犯著作者权益。转载请注明来自《钱经》杂志及作者等相关信息。

网易考拉推荐

下一个目标,新兴市场  

2011-02-24 10:30:37|  分类: 投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杰夫·虎克(Jeffery Hooke)


    ◎在过去的五年,他经营虎克联合投资有限公司(Hooke Associates,LLC),一家提供投行服务的风险投资公司;


    ◎他创业前,曾在一家50亿美元的私人股权资本集团担任18亿AIG亚洲二号基金经理;最高年投资回报率达到60%;


    ◎更早之前,他是国际金融公司(世界银行)的首席投资官,涉及许多拉美市场的辛迪加贷款和股权投资;


    ◎他的华尔街投行生涯有两大“如雷贯耳”的经历,包括: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任职融资和重组服务部门副总裁,以及在施罗德·沃特海姆(Schroder Wertheim)担任首席投行家;


    ◎他还是马里兰州大学商学院的兼职讲师,曾著有《华尔街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 and Business Valuation On Wall Street,有中文版 )、《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s)和《融资和并购》(M&A :Practical Guide To Doing The Deal)三本金融投资类著作。

 

    在“金钱永不眠”的世界里,投行家们就是站在最前沿的那群精力极端旺盛的“猎豹”,“锁定目标——埋伏——攻击”,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便意味着他们又从哪里捕获了可口的“猎物”,而这次目标是动荡中的“新兴市场”。然而,我们为何没有看到国际资本大规模介入的信息?“雷声大,雨点小”的背后,是布局,担忧,还是阴谋?


    杰夫·虎克正是“豹群”中的一员。他的职业生涯从大都会人寿保险开始,那时候他是私募部的一名投资研究员,此后的30年中,他历经的大小交易过百,其职业生涯中几乎一半的时间都献给了血腥杀戮的华尔街战场。


    2008年金融风暴过后,带着些许对美国金融体系变革的失望和满腔的创业热情,他自立门户创立了风险投资公司——虎克联合投资有限公司(Hooke Associates,LLC)。虎克认为,金融危机过去两年了,华尔街似乎已经忘却了伤痛,并没有做出实质性的改变,风控系统形同虚设。经济发展的历史规律表明,每隔六七年就会出现一个较大经济衰退的诱因,例如1995年~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和2008年的房地产信贷泡沫等。当前美国投行业务在大银行系统的“保护”下已经开始恢复原有模式下的“正常”运作,合并收购的结果使得银行体系规模前所未有的被放大,这可能导致今后五六年一场更大灾难的来临。一旦危机的“火苗”被点燃,结果将是无法忍受的。

 

    新兴市场投资重在发掘


    最要命的是,人们总是将目光聚焦在如何避免过去的问题,但危机却可能在其他领域发生:商品市场?尚未问世的新科技?遗憾的是我们手中没有任何应战的“筹码”。


    “中国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值得庆幸的是这场金融危机让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国家开始重视市场风险,能够有意识的学习发达国家金融体系中好的一面,让市场信息变得更加透明,流通更加顺畅,让市场的融资功能更加有效;摒弃不好的一面,市场总是会‘过度狂欢’,要避免重大危机的发生。比如政府应该扮演好‘裁判’的角色,而非一个‘独裁者’或‘参与者’。在资本市场上,买卖双方总是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利益冲突和相互竞争,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起到的就是一个监控的作用,以避免竞争的加剧恶化和事情变得不可控,保证市场的公平性和运作效率。”


    在忧患中寻找新的机会似乎已经成为投行家的本性,虎克在描述自身主导或参与的投资经历中多次提到新兴市场潜在投资价值。“我参与过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交易,其中最富有挑战性的是我在世界银行期间完成的一家墨西哥公司借贷1.6亿美元辛迪加贷款的复杂交易,我们发明了一种能有效降低政治风险、提高12年货币资金的固定利率结构,这使得该公司的信用评级超过了墨西哥政府,并获得《全球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1995年年度新兴市场交易’的荣誉。”

 

    每个公司从新兴市场获得的都不一样


    新兴市场就像是尚未开垦的“投资处女地”,法律制度的缺陷和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加速了资本的投机行为,对于如何跨越其地理界线的投资障碍,防范各种投资风险,虎克有一套独到的见解和对策。


    虎克在其著作《新兴市场》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频繁的政策变动是新兴市场的投资风险之一,如果你不能确切了解当地政府的政治观,在签订商业或投资合同后就可能陷入到一个尴尬的处境,你可能需要通过一定的中介组织,并支付昂贵的中介服务费。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在巴西开设分公司后,惊讶的发现他们不仅要支付合同上规定价格10%-15%的中介费,还给当地委员会支付了一系列的款项,给合同的执行‘开绿灯’”。


    他认为,大多数新兴市场的另一个问题是“疲软的货币”,由于这些国家短期性的财政政策和不健全的货币制度,长期投资的可持续性难以预测。


    你能够从新兴市场获得什么?这完全取决于你的公司性质。如果你是一个制造业公司,新兴市场很可能给你提供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以帮助你降低生产成本;如果你是一个原材料公司,你可能会在那里发现尚未开发的自然资源,投资并开发它们,可以通过离岸银行解决货币汇兑问题。当然,天下没有白食的午餐,你不得不绞尽脑汁去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风险。它们主要包括:政策风险、经济动荡、货币兑换和信息的流通和传递。


    针对这些让人头痛的风险问题,虎克开出了一张浓缩精华的“诊疗单”,我们来看看它们都是怎样“对症下药”的。


    应对政治风险——结交一位本土知名的战略盟友,邀请政府拥有你公司的一小部分股权,购买政治保险,以及向第一世界进出口银行和跨国银行进行融资。


    应对经济风险——一旦GDP数据出现下滑,你就需要引起警示了。首先审视公司的战略规划和收益目标,并进行适度调整,以保证在经济萧条期仍能获得一个合理的回报率。


    应对货币风险——体现在货币的贬值,出口和天然资源项目受到的冲击最大。拿出部分的资金向当地机构进行短期融资贷款或租赁,这可能是规避货币贬值的最聪明的做法之一。


    应对信息风险——信息的不完全和传递的滞后性将会给你的决策带来很多困扰,花一些额外的费用聘请本土专家顾问,以了解当地的生产成本、固定资产价格、厂房运作许可和设备租赁等问题,准备在更少的信息基础上做出决断。

 

    你也可以给股票贴上“价格标签”


    “虎克联合投资”从事的是上市公司估值、私募基金股权投资咨询、融资并购等多类投行业务。现在有很多企业到美国IPO上市或进行反向融资,给这类服务供应商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虎克认为,美国和中国股市中最有趣的区别在于:美国投资者更青睐那些低市盈率倍数的股票,而在中国人们似乎倾向于高市盈率股票交易。虎克在谈到投行的一项重要业务——“IPO估值”时表示其与股票价值的评估方法一致。首先,投资者应该对比从事同类性质或同一主营业务领域的公司的盈利情况,包括同类上市公司历史盈利水平的横向比较。“这好比投资房地产,购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如何评估其价值有100万,你需要了解相似地理环境和交通状况以及同等建筑面积的房屋标价几何。”虎克这样解释。


    此外,你需要考查欲上市公司给具的未来5年盈利水平预算,这可能需要采用一些演算指标,比如“现金流折现”,现在华尔街的投行家们已经较少用到这种方法来预测盈利的结果,但其仍然被用来作为“辅助性核对”的重要指标。投资已上市公司的股票,读懂“现金流量表”,能够很好的帮助发现股票当前的真正价值,其是否被市场高估或低估。


    虎克的个人投资主要集中在被低估值的公司。在他看来,美国股市并不是一个完全有效的市场,这使得监控整个市场的变化并从中找到投资机会变得十分困难,专注于自己看好并比较熟悉的产业更加实际,比如更倾向于选择太阳能、玻璃制造等具备较大成长空间的公司股票,而非已经热炒几番的美国房地产股。


    尽管投行的工作经验让虎克从股票、期权期货、私募股权投资到对冲基金等各个金融领域投资技能触类旁通,但却没有涉及金融衍生品和美国债券的投资,虎克解释了几大原因。“期权投资,对个人投资者来说,介入的资金要求门槛高,且由于是杠杆交易,决策失败的概率大,这个领域多半是对冲基金的天下。”

 

    多数私募玩不过标普


    虎克的私募投资生涯可谓战果累累,他曾担任过新兴市场投资公司(Emerging Markets Partnership)的董事,管理50亿美元、面向亚洲和新兴市场的私募股权。他促成了许多复杂的亚洲投资,曾为AIG新增3000万美元的投资基金。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虎克就开始了在拉丁美洲的私募投资,那时的市场竞争者不多,回报也颇为可观,虎克的平均年投资收益回报率有18%之多。90年代末,虎克开始了在亚洲的投资,更多的竞争者进入市场,投资门槛价格更高,亚洲股市从2001年到2005年一路下滑,“所以投资退出时也得不到好价格,那时在亚洲的年均投资回报率大约只有5%。”


    但是,虎克在私募投资经历中最显赫的战绩也恰恰就在亚洲。虎克主导了韩国一家手机公司——韩松公司(Hansol PCS)的投资,当时韩松公司刚刚引进了韩国最先进的CDMA技术。1997年,韩松公司成为韩国“第二代手机服务运营商”之一,虎克看准了其潜在的巨大投资收益。1999年,交易达成。当韩松公司售出的时候,其价格达到了2.2亿美元,虎克则赚足了60%的年平均回报率。


    在商学院兼职融资并购课程的教授期间,虎克还做过一些学术性研究,包括追踪记录美国私募基金的市场运作情况,结果证明私募基金通常不能打败股票市场。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许多大型机构仍旧持续购买私募基金产品,对于每年交纳2%-4%管理费用且长期扮演“战败者”角色的私募投资,似乎并不是一项吸引人的投资。


    “研究表明,过去20年来私募并没有打败标普500指数。这让金融专家们开始思考私募股权如何会成为一个万亿元的产业。”其实如果不考虑高额的费用,私募股权的年平均回报率还比标普500指数高1%。然而这仅仅是看上去很美,如果扣除高达4%的费率,那么私募股权的平均回报率就比标普低上3%。

 

    “人们都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比别人好,这就是人性。”虎克对于蜂拥而至的私募潮如此解释。即使私募长期以来表现不佳,还是令人趋之若鹜。

 

    对话杰夫·虎克


    M:《钱经》
    H:虎克

 

    M:你认为未来几年全球资本市场的“大机会”出现在哪里?


    S:现在美国股市呈现出了机会,它正逐渐复苏。如果考虑盈利能力,许多股票的估值适中。许多卓越的美国公司以6~7倍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价格交易。


    M:你会投资何种资产?怎样选择投资组合的标的?


    S:在我的投资组合中,我很重视上市公司股票,而不是投资房产、债券或者商品。因为我的国际投资经历,因此我在选择新兴市场股票时和选择美股一样没有什么困难。我会寻找有强健的资产负债表、非高科技以及市盈率低的上市公司。中国市场我关注亚太电线电缆公司(Asia Pacific Wire and Cable),中国耕生矿物集团以及扬州煤矿。


    M:成功的华尔街投资者有什么特质?你为何能成为其中的一名幸运儿?


    S:我在一个不错的环境长大。勤奋工作、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出色的成绩都会给予你回报。或许半数的华尔街银行家都出生于富裕家庭,他们有着先天的优势。


    M:你认为世界经济模式会有何种改变?


    S:金融投资仍旧是引人注目的行业,会吸引许多聪明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规模不断增长、结构越来越复杂,中国会像磁铁一样吸引全世界有野心的人前往。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